科技前沿

您所在位置:首页 > 科技前沿 > 正文

星巴克与阿里合作,确定要推出外卖服务

文章作者:www.tokeisale.com发布时间:2020-01-13浏览次数:1688

8月2日,艺友现场报道,“星巴克与阿里巴巴全面战略合作新闻发布会”在上海举行。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执行官张勇和星巴克凯文约翰逊星巴克咖啡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一起出席了记者招待会。双方宣布已达成全面战略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6年,星巴克中国就完全接受微信支付,这让总部园区有星巴克门店的阿里感到尴尬。这一次,阿里和星巴克达成了全面合作,这被视为对腾讯的报复。

10亿欧元当场获悉,双方将共同建设一个突破性的新星巴克零售智能商店,并全面开放会员制度。星巴克将在位于北京和上海主要商业圈的约150家门店尝试送货服务,然后逐步扩展到全国。它计划到今年年底覆盖30个主要城市的2000多家商店。星巴克将配备一个专门的配送团队,让每位顾客都能感受到和商店一样的高品质星巴克体验,同时准时快速地收到配送的饮料。

同时,星巴克还将与帕卡德深入合作,基于其新的以商店为中心的零售配送系统,打造帕卡德的第一个品牌配送厨房。星巴克将进一步拓展星巴克的配送体验,并逐步将其配送业务从个人拓展到家庭和社区消费者。星巴克将于今年9月在上海和杭州开设一些门店,并将陆续进入更多其他城市。

“九年来最糟糕的财务报告”

星巴克作为咖啡行业的领导者,在全球拥有27,000多家店铺,在中国拥有3,200家店铺,占中国咖啡连锁店市场份额的51%。然而,星巴克上周发布的2018财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是“九年来最糟糕的财务报告”。

财务报告显示,星巴克在2018财年第三季度实现全球净收入63.1亿美元,同比增长11%,但同店销售额仅增长1%,远低于分析师2.9%的增长预期。星巴克已经连续两年在美国同一家店出现增长放缓的迹象,而作为星巴克第二大市场的中国/亚太市场被星巴克视为生命线。然而,中国/亚太市场的营业利润率从26.6%降至19%,同比下降7.6%,同店销售额下降2%。令人瞠目结舌的财务结果确实给星巴克泼了冷水,该公司决心在中国做大生意。

星巴克在中国市场的数据下降与互联网咖啡、便利店咖啡和办公室咖啡机的强大影响有关。2018年,主要外卖服务瑞星咖啡(Ruixing Coffee)在中国市场大受欢迎,拥有800多家门店。美国CNBC电视台称瑞星咖啡是中国咖啡新零售的“路标”。5月份的“触摸瓷器”营销事件让瑞星觉得自己还活着。尽管星巴克表面上表示“无意参与其他品牌的市场投机”,但毫无疑问,星巴克不能对lucky的“磨刀”无动于衷。

“星巴克是一家创新力不强的公司。这并不是说它不想做外卖。它的尺寸比理查森大很多倍,选择成本也比理查森大很多倍。星巴克实际上正在观察运气有多好。”艺友公司的联合创始人黄蒲元说。星巴克总是比其他公司慢一步,早在1999年就在中国成立了公司,但星巴克在中国的许多内部决策需要得到美国总部的批准。星巴克在中国的血管中仍有美国血液。从美国市场的角度来判断中国市场时,星巴克中国总是比其他公司慢一步。

例如,移动支付在中国一直很受欢迎,而星巴克直到2016年底才在其门店推出微信钱包,支付宝则在2017年9月推出。星巴克中美总部的运营和维护模式确实容易造成信息不对称。这使得双方很难获得正确的信息。

星巴克是餐饮业早期的数字基因接入公司,2011年在美国推出在线订购服务。然而,根据对1亿欧元的理解,星巴克在美国的网上订购与中国的网上订购完全不同:在美国,用户用这笔钱完成网上订购付款后

据星巴克中国会员系统团队的前员工称,星巴克在中国拥有1600万会员和近1000万日常活跃用户。其中,60%的商店订单来自会员用户。然而,早先提出数字化的星巴克至今未能以数字方式连接用户,尤其是40%的非会员用户,这已成为星巴克的盲点。

当马云提出“新零售”这个词时,中国的零售业一直在不断变化。没有人能真正定义这个词,但唯一能确定的是,“数字化,开放在线和离线数据,形成一个闭环”是新零售的必要条件。用户一直在追求“更多、更快、更好、更少”四个字的消费体验。

尽管星巴克的数字化和新兴网络商店之间仍有差距,但星巴克确实比其他离线咖啡品牌更先进。

星巴克选择

可以说,随着新零售时代的到来,外卖已经成为星巴克的一项紧迫任务。事实上,有传言称星巴克将推出外卖服务。最早的版本是美团。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星巴克前高管告诉艾欧:“星巴克去年与美团和饿瑶进行了会谈。在这个过程中,美团的市场份额和客户服务都有一定的优势。星巴克也更愿意与美团合作,但与美团的谈判进展非常缓慢,双方都在努力解决运营问题。星巴克正在考虑如何防止咖啡在配送过程中溢出,如何在不影响咖啡口味的情况下快速配送给用户,以及当大量外卖订单出现时是否会影响用餐者的体验。然而,当星巴克考虑这些问题时,美国代表团一直在等待。”

星巴克的崛起依赖于高品质的店铺服务,这满足了中国消费者对咖啡精神体验的提升。为了防止这种体验被破坏,星巴克的考虑也是合理的。这位高管告诉易欧:“从这个角度来看,星巴克内部实际上有些人反对做外卖。当美国代表团还在等待的时候,饥饿创造了比美国代表团更好的条件。”

事实上,阿里和星巴克之间的互动一直存在:

2009年,霍华德舒尔茨(星巴克前CEO,6月26日辞去执行董事长兼董事会成员)应马云的邀请出现在亚太经合组织中小企业峰会上并发表演讲。

2016年1月,马云专程去成都“支持”星巴克员工会议。

2017年8月,舒尔茨出现在义和团店,并由义和团创始人后羿陪同。

2017年12月,星巴克开设面包店,并采用基于阿里巴巴平台的增值业务技术。曾在星巴克中国区做公关的副总裁搬到了阿里。去年,当阿里参观星巴克总部时,这位同学也陪着他。”另一名相关人士透露给1亿欧元。

2018年4月,红耀被阿里正式收购,成为阿里新的八路零售大军之一,并开始与阿里合作新的零售战役。星巴克与饿面条合作推出外卖服务,无疑对美国集团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星巴克将走向“平民”?

事实上,对星巴克来说,除了对中国市场的强大影响,它在美国市场的生活也不容易。在过去几个季度发布的财务报表中,星巴克的收入和利润没有达到华尔街分析师的预期,其股价一直在波动。

在美国,星巴克商店已经饱和,以增加收入。星巴克已经采取了两个步骤:第一,规划其食品业务;第二,加快在“第二市场”中国开设更多商店。基于这两项行动,星巴克在2016年将门店的食品种类从19种提高到42种。去年年底,该公司收回了在星巴克中国的所有股份,将其在中国的门店转变为直营店,并计划到2021年将其在中国的门店从3000多家扩大至5000家。

星巴克只剩下三年半了。如果它想在中国开更多的店,它必须沉入中国的三线和四线城市,星巴克的品牌形象也可能受到影响。瑞星咖啡已经有809家门店,另有1000家已经签订了开业租赁合同。“折扣、团体竞争和免费送货”的残酷策略在一定程度上扰乱了星巴克在中国市场的分销。星巴克和饥饿的诺德

布赖恩特西蒙,一所美国大学的前历史教授,写了一本名为《Everthing but the coffee》的书。他引用了一份研究报告中的一句话:“许多人对星巴克和麦当劳有着相同的看法。”一个有趣的小实验也说明了这一点:在不知道品牌的情况下,让消费者品尝星巴克和麦当劳的“小麦咖啡”,小麦咖啡实际上在盲测中击败了星巴克。

星巴克愿意成为“平民”吗?显然不是。2017年底,星巴克意识到自身存在的问题,先后在上海和北京开设了“咖啡烘焙坊”,远远高于星巴克的平均店铺。星巴克可能想通过这种方式保持或改善消费者的印象。对于45岁的星巴克来说,外卖服务和上面提到的各种行动可能是由形势所迫。从使用移动支付到外卖,星巴克正在逐步适应这个市场。放慢速度并不是致命的,但是反应不会过来,而且是无法挽回的。然而,星巴克的品牌传统一直存在。如果我们能加深危机感,更积极地拥抱变化,我们相信我们能继续书写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