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专题

您所在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生物技术赛道怎么挤?投资人:不熟悉的林子不进去

文章作者:www.tokeisale.com发布时间:2020-01-06浏览次数:1226

“2019年全球风险投资峰会”将于2019年8月28日至30日在Xi举行。它将邀请全球风险投资领导者分析政策趋势,关注投资策略,探索价值发现并展望市场的未来。这场聚集数万亿资本的产业盛宴将对中国的全球资本共享机会和全球风险投资业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

在30日上午的专题讨论中,联想明星合伙人卢刚、建新资本董事总经理孙启明、余省投资管理合伙人秦深、潘麟资本合伙人唐爱民、大泰资本医疗基金合伙人童佳媛和柯华银赛总经理岳蓉在《生物技术创新与投资》左右开始对话。本次会议由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王俊峰主持。

以下是这次讨论的真实记录,由投资界Xi安创投公司编辑:

王俊峰:大家早上好!非常感谢您给我们这样一个机会与您进行深入交流和互动。首先,请简要介绍一下你的组织。

卢刚:谢谢组织者,我叫卢刚,来自联想之星。联想之星专注于早期投资,主要是天使轮和预a股,还有几个首轮项目。自2010年以来,在医疗保健领域共启动了70个项目。国内外企业,主要是国内企业,都参与了生物技术、医疗器械和新医疗服务等分部门。

艾-汤敏:我是来自潘麟首都的艾-汤敏。重大疾病新药研发和高端医疗器械一直是潘麟资本投资的重点。过去,它投资了开普勒生物()和康泰生物()等更多的创新企业,还投资了一些早期的创新药物研发企业。

岳蓉:我来自柯华银杯,负责武汉的基金。我既是直接投资者,也是母公司。我们主要投资于科技项目,包括生物医学和通信。其中,生物布局已经有十多年了。我们投资于新药研发、制造和医疗服务。我还建立了一个受控制的制药厂。因此,我对生物医学也有特殊的兴趣。蔡和我,还有卢刚,都是H50的成员。

孙启明:我来自建新都。我们专注于早期医学的投资。目前,我们已投资30多家企业。最近,我们投资的项目微球菌生物学已经被列入科学创新委员会。主要投资是首轮投资,希望成为医药创始人的第一个机构投资者。

童佳媛:我来自大都会,负责医疗基金。非常感谢Xi市政府和组织者的邀请。会议组织得非常好。大泰现在的资产管理规模约为50亿元人民币。在医疗投资方面,我们既有美元项目,也有人民币基金一期和二期。投资领域包括:医疗服务、诊断、新药研发和医疗器械。对于新药研发,我们的布局需要加强。我毕业于冷泉港实验室,有生物医学研究经验。我还负责制药厂和首席财务官。我希望和你有更多的交流。

秦深:感谢组织者,感谢Xi市政府和王先生的介绍。余省投资有16年的历史。我们已经充分利用了我们在一级和二级市场医疗卫生和TMT领域的经验,实现了全生命周期覆盖。没有规定企业必须处于早期或晚期阶段。只要公司有规模,我们就会覆盖它。目前,基金管理规模超过60亿,其中一级市场为30亿。7月,我们刚刚关闭了10亿医疗卫生行业基金。在赛马场的投资方面,入口是根据疾病谱的解决方案进行的,主要围绕心血管疾病和肿瘤的早期筛查和治疗的整体解决方案进行布置。我们在医疗领域投资了30多家企业,包括Epon Medical和后来的(新兴行业)。我们已经安排了更多的高质量消耗品和更少的药品。我希望能和你多交流。

王俊峰:君联资本成立于2001年,管理24只基金,规模近500亿元。今年,它已经完成了收集

孙启明:微核心生物学是建新投资的一个非常成功的项目。我们和创始人一起走了大约六年。目前,这本书还不错。当我们投资的时候,我们估计它不到10亿元,现在它比预期的好得多。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当然,这是一件好事。然而,从长远来看,蔡总是在早上说,健康的市场是股东赚钱的市场。我们也这样认为。如果在这个市场上每个人都不赚钱,经过短暂的狂欢后,它会显示出它的本来面目。

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下,环境现在也很好。在这一轮真正的盛宴中,我们希望将会有越来越多像MicroCore这样的公司上市。我以前在恒瑞制药工作。当时我在恒瑞的时候,市值是200亿,市盈率是70或80倍。然而,恒瑞每年有20%的增长率。他的持续增长潜力使得高估值相对合理。恒瑞的大多数投资者都赚钱。也希望微核心生物等企业上市后能够继续成长,成为一只值得期待的股票。

香港股市上也有这么多制药公司上市。其中近一半,如信达生物和君实生物,增长了50%以上。可以预测,他们明年将继续前进。虽然有所下降,但对于那些真正了解市场、重视生物医学并知道如何投资的人来说,他们仍然可以赚钱。我们希望科学委员会将来也是如此。33,354块泥土和沙子会一起落下,但是当海浪冲走沙子时,真正的金子就会出来。对中医药有深入了解并愿意投资的专业投资者将获得良好的回报。

王俊峰:添加一些数据。信达生物在昨日上市后发布了其最重要的半年度报告。达博修仅在四个月前获准上市,售出3.32亿英镑。君实生物的PD1药物易拓销售了3.08亿元,这是一个相当辉煌的成就。中国制造商有机会在这条道路上与k药和O药竞争。

对于微核心生物,你可能会认为900倍以上的市盈率太高了。事实上,真正的机构投资者正着眼于长期价值。我们不特别注意周期性的高低,但更重要的是,长期的结果。

孙启明:微核心生物学有几个迹象,其中乳腺癌进展良好。现在没有必要谈论利润。我们应该看到这个企业正在向前发展。投资者应该有点耐心,等待一流企业赶上估值的步伐。

科创银行估值高的原因:

政策保护、热钱追踪和创新是主要逻辑

王俊峰:我们最近讨论了一个一级和二级市场估值颠倒的话题。我知道宗申的组织不仅研究一级市场,也研究二级市场。你对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价格变化,包括联系有什么看法?

秦深:我们是一个投资和研究团队。一些密切关注二类港股和a股所有医药板块价格变化的研究人员每天聚在一起讨论并恢复交易。首先,我们公司没有设立科学创新委员会,二级市场也不会去追求它。看一下科学创新委员会的热度如此之高的原因以及初级市场将如何应对它可能更为合理。

我认为目前科学创新委员会估值偏高有三个原因:市场相对温暖,政策在保护,热钱在追踪。科创董事会无疑是一个更好的投资渠道。作为机构投资者,每个人都会经历一个锁定期,所以这取决于一年后的变化。现在我们应该拥抱它,并拥有如此高的价值。

我非常欣赏孙总对建新资本的观点,并真的想让这些科学家的创新投资十年或二十年有一个积极的回报。我个人投资了更多的医疗设备。过去五年到现在医疗器械的主题是进口替代的逻辑,但在未来五到十年,我认为创新是主要的逻辑。创新实际上是有风险的,这些敢于冒险的科学家和敢于投资创新的基金应该受到高度重视,并获得丰厚的回报。

但现在如此高的估值对2008年的投资者来说更痛苦

一方面,市场母公司没有钱;另一方面,当第一批资金被抽走时,LP不会在不赚钱的情况下投资私募股权和风投,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如果像科创板这样的高估值被传导到一级市场,最终不赚钱就退出,也会对以后的融资产生非常大的负面影响,所以会有一段时间的轮回,让市场估值更加理性。一年后,市场将回到合理的估值区间。

童佳媛:从微生物的上市来看,HDAC的目标可能成为一个新的兴趣点。我们还寻找了一些目标,这些目标远低于微内核的估值,而且微内核还没有成熟。小分子药物已经制造了几十年。寻找一个好产品仍然是在沙子里寻找黄金。

目前,大部分注意力仍然集中在PD1和免疫上,而作为一个小分子,联合用药似乎是一个方向。这将考虑到资金的分配。大型制药公司免费提供药品。你的病人加入这个团体应该没有问题。大型制药公司的产品将非常好,病人将源源不断。如果大型制药公司不免费提供药物,您必须使用资金支持这种药物组合的临床试验。

作为企业的负责人,资本经常得到主要投资者的支持。然而,由于生物制药公司没有正现金流,发展需要资金来推动。在等待融资期后,可以调整估值。我们向企业家致敬,并希望企业家能够现实地看待资本问题。当你筹集资金时,不要追求过高的估值,让投资者和企业家一起参与促进企业发展,并为患者提供高质量的药物。虚假的高估值并不重要。

体育馆很拥挤,如何选择合适的跑道?

王俊峰:孩子们总是讲述这个行业的现实。我用一句话来总结:钱不能被切断,药不能被停止!这个行业的具体情况是什么?一方面,估值有点过高。更大的问题是拥挤的跑道。四个PD1小组已经在中国获得批准,但有100多个在诊所。据说已经有几个队退出了。细胞疗法曾经是一个热门话题,有超过100项临床实验由卡氏试验研究人员发起,现在有30-40项报告。在这样拥挤的赛道上,如何选择和跳出重围非常关键!

卢刚专门从事天使投资。我们将从天使开始。你在赛道上是怎么选择的?

卢刚:选择赛道对早期来说并不容易。如果你想谈论热门话题,作为一个天使,你肯定不敢挤在早期,因为价格和资本是不平等的。此外,拥挤的轨道实际上包含相对较大的风险,如PD1。我认为有必要判断未来三到五年的赛道会是什么样子。

从2010年开始,我们将在一些曲目变热之前进行曲目级别的预判,然后尝试投资。例如,在基因诊断领域,我们从2013年开始观察它。到2014年下半年和2015年,这条赛道相当受欢迎。然而,2013年很少有人观看。当时,我们投资泌尿学。

看看今天这个时候的未来赛道,我们有几大判断:一是在生物技术领域,尤其是创新药物领域,无论是在早期阶段还是首次公开募股阶段,投资热潮都处于高点。今天的高点只是一座小山,中国创新医学轨道的高点在未来可能仍然是喜马拉雅山。这是一个判断,中间有调整,但未来是光明的。

新的生物药物与基因技术有关,我们仍将规划布局,但战略重点发生了很大变化:首先,投资将会集中在以前。现在我们将根据中国市场提供的机会,特别是不满意的临床痛点,包括一些罕见的疾病,来布局电路。

第二,它与技术的前沿发展有关。我们判断创新药物的生长周期在整个周期中越来越短。基因治疗在美国可能在三到四年内可用,但在中国还没有。然而,资本市场改革将对这些无利可图的生物技术公司采取更加开放的立场。

此外,就基因技术而言,2013年我们扔石头后,我们基本上

王俊峰:陆先生刚刚说了两个关键词。首先,早起的鸟儿有虫吃。第二,我们不会去人太多的地方。其他人的担忧有什么不同?

唐爱民:我认为生物技术是医学发展的重要基础。自从发现脱氧核糖核酸双螺旋结构以来,基因工程和蛋白质工程产品发展迅速。人类基因组序列分析完成后,基因序列分析技术发展迅速,推动了精确治疗技术的发展。它在包括肿瘤在内的主要疾病的诊断、治疗和新产品开发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后基因组学/蛋白质基因组学的出现促进了基因治疗和抗体技术的发展。

潘麟对细分技术平台的关注包括抗体技术、细胞治疗技术和基因治疗技术等。在抗体技术方面,我们专注于更具创新性的单克隆抗体或多克隆抗体产品,并投资于优智友,优智友在中国较早开发了双抗体产品。在细胞治疗领域,潘麟更喜欢较新的技术,如卡氏肿瘤(CAR-T),我们一定会关注UCAR肿瘤和卡氏肿瘤实体瘤的治疗。在细胞治疗领域,潘麟也相信干细胞的未来发展方向。基因治疗技术可以有效治疗传统药物无法治疗的疾病,如遗传病、老年痴呆症等。一次性治疗长期有效,无需长期用药。

从疾病分类的角度来看,潘麟以肿瘤、心血管疾病和代谢性疾病为重点,注重处于早期阶段、相对创新、在药物临床研发和推广方面有丰富经验的企业的分布。这类企业可以为中国生物医药市场提供更好的创新药物,满足重大疾病未得到满足的需求。

王俊峰:岳总是来自武汉,代表着中央政权。除了直接投资,他还管理母公司,并处于更高的水平。你对这条赛道有什么建议?

岳荣:在生物技术方面,我们在研发、制造和医疗服务方面做了一些安排。在看了几个方向后,最主要的是看团队,也就是世界上团队的技术水平。我们的母公司基金业务和直接投资业务已经投资于细胞治疗、蛋白质和酶工程。也有一些特别有前途的赛道,但是因为没有合适的车队,我们主要选择车队。

王俊峰:建新早期的投资很有特色。他敢于在早期制定计划并强调它。他过去两年的退出表现也相当出色。有什么好办法吗?

孙启明:我们只能制造药品。建新队诞生于医学。我自己已经从事医学研究和开发十年了。建新资本近年来一直在做减法。

我认为早期投资仍然需要“小马驹过河”。每只基金都有自己的特点。我们只能在我们最熟悉的领域下注。现在这个行业越来越专业化了,投资者怎么能有权利在项目中选择和定价呢?这要求投资者有能力赋予企业权力。我投票支持的企业应该比我手中的其他企业更有价值,这就要求我们越来越关注一个小领域和一条小轨道。我们已经投资了很多项目,并真正参与其中。一方面,我们比创始人更熟悉这些项目,可以给他更多的帮助。

我们希望继续沿着这条道路前进。对于未来投资的企业来说,我们不仅希望为他们搬轿子,也希望为他们造轿子,所以我们越来越大胆和自信。

如果不熟悉的森林不进入,随着年龄的增长,投资者会变得更有价值?

王俊峰:我听说第一个是专注,第二个是陌生的树林不进入。在这一行,我们最害怕风险。我们不怕风险。我们必须管理风险。你认为这条赛道的风险如何,如何管理?请欢迎唐先生。

童佳媛:第一,每个阶段都有自己的特殊风险,比如教授创业精神或者一些高端技术人员。如果他是一个领导人物,他肯定不是全职的,他的年龄也是现实。在一个年龄节点之后(也许45岁或者每个人都有他们的o

三是核心管理团队的凝聚力。还有上市前的状态,然后上市,当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会颠倒时,我建议在每次上市时非常现实地讨论估值,这样这些投资者就可以分享上市的红利。许多企业家非常擅长创业,但对于许多列出的文件来说,与各种律师和金融分析师打交道往往会耗费大量精力。这时,找合适可靠的人来帮你节约成本,尤其是时间。

王俊峰:沈对这个话题总是有什么特别的看法吗?

秦深:我们公司有严格的风力控制。当我们在内部会面时,很难判断正确的人是否在做正确的事情。几天前,我遇到了一个项目,其中三个人,一个来自BD,一个来自Mindray,有着非常强的背景。然而,我们发现最大的问题是如此奢华的背景是否一定能做到。可能性很小,他们都有逃生路线。为什么创业应该给科学家更好的回报,因为这件事本身涉及的风险很大,时间也很长。对投资者来说,企业家有一条退路,但你没有,这是最大的风险。找到合适的人恰恰是最困难的事情。正确的事情可以通过自己的专长来判断。因此,随着年龄的增长,投资更有价值。一个人所经历的和所遭受的是风控制最珍贵和最艺术的方面。

王俊峰:刚才你提到正确的人做了正确的事。君联资本对此有六个字的理解:件事第一,人最重要。首先,这取决于工作是否完成,能做多少,以及投资者能否赚钱。从我们对生物技术的投资来看,我们必须知道企业家以前是否做过,他们是否是退伍军人。了解它在主要药物研发中发挥的作用和做出的贡献也非常重要。

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生物技术是中年叔叔的事,因为在你突然看到光明之前,你必须承受很多痛苦,经历很多挫折。这需要极高的质量和风险管理。

最后,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话题。今天,我将来到Xi安举行这个会议。当地政府也非常重视它,并希望发展当地工业。事实上,生物技术投资的重点在东方,而西方仍然是一块未开发的处女地。我的问题是,西北地区如何发挥优势,发展生物技术产业?请中央地区的代表给我们一些建议。岳的意见是什么?

岳蓉:套用《无贼世界》的说法,21世纪最重要的是人才。所有行业的发展都取决于人才和成长环境。我们也看到了Xi对建设硬科学技术的重视,这是Xi自己的方向。例如,成都、重庆和武汉都有自己的特色。武汉有较强的激光通信,生物医学也是一个方向。硬科学技术和生物技术有一个横截面。Xi发展生物技术最重要的是吸引人才回来,然后为人才创造良好的生态环境。这种生态环境不仅是政策方面的,也是产业链方面的,提供了支撑生态。

Xi安有自己的特色。它的工业基础比较好,特别是在军事工业方面。对Xi而言,我认为有必要找到另一种不同于其他城市的人才政策。

唐爱民:Xi是历史的古都,有着非常好的细节,尤其是中医的发展。生物技术包括新的热点,如PD1等。Xi安企业一定会赶上发展。不过,我想提醒Xi安,如果它想充分发挥现有优势,就可以发扬传统中医药,实现现代化。

现代化有两层含义:第一,真正的中药现代化,更典型的丹参滴丸如天师,服用非常方便,而且做得很好。二是从中药中发现现代药物,从天然产物中发现更好的临床用药。西方医学化学合成的一些分子实际上不如真正天然产物的结构有效。自然产品是大自然留给我们的财富

谢谢你的倾听和分享。让我们为未来共同努力。谢谢大家!

“2019年全球风险投资峰会”由中国共产党Xi市委员会和Xi市人民政府主办。由Xi安财政局、Xi安科技局、Xi安投资合作局、Xi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和青科集团主办的2019年全球风险投资峰会在Xi安高新技术国际会议中心举行。峰会邀请了全球顶尖风险投资公司与独角兽企业齐聚一堂,通过组织“闭门讨论、专题培训、主题论坛、项目对接、展览展示”等环节,促进产业与资本的高效融合。这场聚集数万亿资本的产业盛宴将对中国的全球资本共享机会和全球风险投资业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

[这篇文章最初是投资界写的。网站转载必须在文章开头注明源投资社区(微信公众号:Pedaily 2012)和作者姓名。微信转载必须在文章评论区获得授权。如果出现违规行为,投资界将调查其法律责任。】